钿匠*

【约策】树荫底下好乘凉

算是《照片》的后续吧……

不是刀也不是玻璃

天气好热@_@

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里好像有人

他将步伐放轻,走了过去

然后

他看见了「他」坐在树荫底下乘凉

他看见了「他」的周围都是尸体

他甚至看见了穿过「他」身体的刀

利刃映出寒芒,刀尖滴着萧红的液体

烈日当空,空气仿佛沉寂一般

他用力去揉满是血丝的双眼,幻想着眼前不过是虚影

“会是你吗?”

当他将手撤下,眼前只有一棵参天耸立的古树

树的周围什么都没有

要真说有,也只有地上的一片阴影

他蓦地回过神来

他的弟弟还在军营养伤,怎么会在这里

好在当初苏烈准备行刑时,【他】来得及时啊

那人是玄策的师父

一个到了作战就隐身的家伙

还整天戴着面具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人贩子

洗澡的时候也会一直戴着吗

……别乱想了

甩了甩因为天热而昏沉的头

也罢。早些收工,早些回去照顾弟弟

他跳到树杈上,架起枪,重新瞄准猎物

-真·end-



流水账,不想捉虫

更新不定时

爱你们 (づ ̄3 ̄)づ╭❤~











【约策】照片

ooc,有私设
不是玻璃渣
食用愉快

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醒时,天在将夜未夜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城的营帐里暗幕已经落下,因为没有点灯,更有一种淹没人的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肩膀的伤口隐隐作痛,还在渗血。他吃疼地紧咬牙关,眉间皱成一个“川”,刘海因冷汗黏在额头。那个袭击他的少年的脸,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的脑海不停地转。他的思绪像是磨刀石上的锈刀,一使劲,便涎出一滩稀里糊涂的锈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营帐的门帘被人掀开,夕阳的余晖照了进来。“醒了?”他抬眼看去,樱发的女人身着战袍,眉宇间是不输任何一名男性战士的英气,“那个偷袭你的家伙已经被处决了。我在他身上找到这张照片,我看上面有个挺像你的,想来是一场有准备的战斗。”说罢,花木兰走过去,将照片递给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英气不凡的女将领是花木兰,而躺在床上的人,便是守卫长城的狙击手百里守约。他颤抖着伸出手接过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张泛黄照片上,两个魔种混血的孩子依偎在一起,其中小一点的眼睛还饱含泪水,双手紧紧地拽着白发少年的衣襟,用力过度的指节发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守约攥着照片,眼前不知是被汗水还是泪水模糊了,他开口,声音却沙哑得不成样子:“队长……你刚才说,你把那个人……处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敢对小队里最精英的狙击手出手的家伙,当然立刻裁决掉了。”花木兰不屑地说,却发现百里守约已经泪流满面,“你认识?他的模样与你相似,该不会……”“够了!不要、不要再说了……”他第一次对尊敬的队长大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花木兰很吃惊:“抱歉,我不知道……”百里守约没有再说话,垂首坐在床沿的他,像个拒答的囚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找他那么多年,最后换来的,却是这样一个残破不堪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手里的照片仿佛千万斤重,他没有力气再拿着它,任由它从手中滑脱,最后飘落在地。

-End-

不是玻璃渣,是把刀hhh

感谢红心蓝手评论的你们♡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长城守卫军】小打小闹·日常(隐藏车?不存在的)

杠真我脑洞不多

OOC注意,雷者慎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

清晨,厨房里就传来“叮铃哐啷”的声音。

并不是百里·小队煮夫·弟控·人妻·守约在做早餐,而是铠和玄策这俩饿得想打架的在找吃的。

——都怪那个面具男,整天打着来看你和队长的旗号来蹭饭。只有青瓜,要吃吗?

铠啃着青瓜,口齿不清地对百里玄策说。

——不吃,我要吃肉!

百里玄策歪头看了一会铠,惊觉:

——兰陵王是我师父,不许你这么说他!言毕,炸着毛张牙舞爪地扑上去。

 

2.

苏烈通宵守夜,此时挎着身体、顶着熊猫脸朝厨房走去,想拿昨晚剩的唯一一根青瓜充饥。

——不要!呜呜呜......我错了呜......

——卖萌对我无效,后果必须承担!说吧,裤子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?!

WOC!这什么鬼?这这这......这不是铠和玄策的声音吗?

苏烈一下子被吓醒了。他瞪大了眼睛,把一侧耳朵贴到房门上。

 

3.

作为守卫长城小队的队长,花木兰今天也醒得很早。

这第一件事嘛,当然是去厨房吃早饭。如果没吃到守约做的早饭,感觉一天都不完整了啊。

——苏烈,你杵门口这干啥呢?

一来就看见队里年龄最大的男人,在门口以极其猥琐的表情猫着腰贴着门,花木兰顿时觉得有些反胃。

——队长啊,来来,铠和玄策不知道在里边搞啥玩意呢...

——不就是铠和玄策吗?能干嘛呀......等等,铠和玄策?我听听。

苏列侧开身子,让花木兰靠过来。

——你脱不脱?   铠很生气啊。

——宁死不从!   怎么感觉玄策要被强上了...

——你以为不脱就没事了?我照样可以做!

随即,从厨房里传出玄策的哭喊声和“啪啪”的声音。听得门外两人面红耳赤。

这很劲爆。花木兰的嘴角都快咧到两耳根了。不知道守约采购食材回来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

4.

——都站在门口干什么?

守约两手提着菜站在队长面前。

苏烈马上退开,垂着头站在一旁不说话,通红的耳朵出卖了他的心思。

——守约啊,

花木兰若无其事的走到他身旁,拍拍守约的肩膀又揉揉他头顶的耳朵。

——你家弟弟被铠欺负得惨兮兮的,听起来好像快不行了的样子。

她指了指厨房。

守约听后大惊,二话不说一脚踹开了门。

 

5.

——铠你是不是想坐穿牢底?玄策还未成......

守约越说越小声,他发现自己就不该吼。

玄策满脸是泪的趴在铠的膝盖上,铠一条腿半跪在地,另一条腿支着玄策的身子。两人的旁边是吃剩半截的青瓜。而铠手里拿着一块小木板,作势抽打玄策的屁股。

——守约?来得正好,你弟弟突然扑上来撞掉了我最后半根青瓜。浪费粮食可耻啊!今天我非好好教训他不可!

说罢,铠提着玄策的后衣领,将他拎起来,朝训练营走去。

玄策在半空挥舞着四肢,徒劳的挣扎:

——不要啊!哥哥,苏烈大叔,队长,救救我啊......

守约&花木兰&苏烈:......

 

6.

今天的长城依旧很和平。

 

THE END

 

想歪的小伙伴们自觉去面壁吧 ( _ _)ノ|扶墙

祝大家使用愉快

感谢红心蓝手评论的小天使们ヽ(•̀ω•́ )ゝ